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番外終章(1/5)

作者:米團子
<<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>>

    從無為醫館出來,玉如顏追上前面的玉懷珠,看著她神情難過的樣子,不用問也知道她心里是在為何事難過了!

    她揮手讓身后跟著的丫鬟與馬車都先回府后,自己陪著玉懷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玉懷珠不開口說話,玉如顏也不好擅自開口向她詢問什么,只是陪著她沿著長街慢慢走著,不知不覺,走到了護城河邊。

    季春時節,護城河邊春意盎然,到處一紅情綠意,姹紅,風光卻是無盡的好!

    玉懷珠站在河堤邊,望著下面的春水綠波,苦澀一笑道:“妹妹,聽越公子說,你與他,卻是在這護城河邊相識的?!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里,帶著一絲不可察覺的艷羨,似乎,很是羨慕玉如顏能在這樣一個美好的地方遇到越羽。

    聞言,玉如顏微微一怔,隨后卻釋然的笑了

    越羽沒有告訴玉懷珠自己小時候救他的事,想必,他也是想忘記之前那些不開心的事,只當自己與她的初遇就是在這護城河。

    或許,他不想讓玉懷珠知道,曾經的他,也有過心里陰暗,被復仇沖復頭腦的時候

    看著玉懷珠晦暗的神情,玉如顏猜到她心里的苦悶,不由苦笑道:“我與越大哥的初次相遇,卻是充滿了驚險若不是在這里遇到他,被他救下。估計我如今”

    一想到那晚從秦香樓逃出來的可怕歷,玉如顏現在還膽顫。

    那晚,若不是在這里遇到越羽,她要么是跳下了護城河,要么是被秦香樓的人抓回去,從此失了清白,徹底如了木梓月的愿,一生就此毀掉

    玉懷珠聞言,有些詫異的回頭看向她。她當時問越羽是怎么與玉如顏如何相識的,他并沒有說過這些,只是淡然的提了一句,說是在護城河與她相識的。

    玉如顏并不隱瞞她,將自己被木梓月設計賣到秦香樓的事細細同玉懷珠說了。

    聽后,她更是驚詫到合不攏嘴,怎么也沒想到,玉如顏竟是經歷過這么多坎坷與磨難!

    玉懷珠本就是一個直爽性子的人,一旦打開了話頭,不由也同玉如顏說起了自己與越羽相識的經過

    原來,之前在大齊時,玉懷珠曾經聽玉如顏提起過大梁的漱玉館,所以在來到大梁后,就找了機會去漱玉館嘗一嘗大梁的特色菜品。

    玉懷珠并不知道自己來得巧,碰到漱玉館為了慶賀穆凌之與玉如顏大婚,免單三日。

    不單是漱玉館,越家在東都的所有飯館酒樓都連著三日免費。

    所以,不明所以的玉懷珠,一時興起,竟是將漱玉館特色菜品都點了個遍

    等她吃完喚來掌柜結帳時,卻被掌柜告知,不用花錢,一切免單!

    漱玉館是真心實意的做到百分百免單,可玉懷珠看著自己一個人點了那么多價格不菲的菜品,還剩下許多在桌子上,心里感覺愧疚,就堅持要付錢。

    別的食客聽到漱玉館免單,都是歡天喜地的離開,只有玉懷珠堅持要付錢,卻是讓掌柜很為難。

    玉懷珠堅持要付錢,掌柜堅守越羽的吩咐不肯要她的錢。兩相推辭了好久,最后,掌柜無法,只得去請示恰好正在漱玉館的越羽。

    初初第一眼看著一身白衣勝雪的越羽,就讓玉懷珠很是吃驚與意外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吃驚他長得好看,而是沒想到,一個生意人竟是長得這般出塵脫俗,身上沒有沾染到半點銅錢的臭味不說,反而氣質清雅高尚,有如謫仙臨世般讓人驚嘆!

    越羽看了一眼玉懷珠,面容淡然溫和道:“還請姑娘收起銀子吧,小店這三日都免單,并不是只對姑娘一人所為,所以,姑娘無需愧疚。”

    說罷,修長好看的手指輕輕拿起玉懷珠放在堂柜上的錢袋,遞到了她在面前。

    他語調輕緩,卻帶著讓人無法拒絕的威嚴,不由玉懷珠再也不好說什么,只得伸手去接過他手中的錢袋。

    然而,她堪堪要將錢袋收好,手卻是被人拿住了。

    驚愕抬頭,玉懷珠怔怔的看著欺近她身子的白色身影

    只見越羽伸手拿住了她手,蹙起好看的眉頭,凝神看著她手背上露出的紅疹,擔憂道:“姑娘,你起風疹了!”

    直到鼻尖聞到了越羽身上那股極其淡雅的藥草香,玉懷珠才猛然的醒悟過來。臉一紅,她竟是與一個陌生的男子離得這么近。

    她紅著臉的收回手,囁嚅道:“不礙事的,不過是水土不服身上起了點紅疹!”

    越羽卻并不放心,他拿過玉懷珠點的菜單,一項項的仔細看了起來。

    看完,他嘆息一聲道:“風疹之癥,可大可小,姑娘原本可能只是普通的風疹,但方才姑娘沒有忌口,還吃了與風疹相沖的發物,所以,風疹越發的嚴重了,只怕要好好的服藥!”

    他不說還好,一說,玉懷珠果然發現身上原本不太癢的地方,都癢得分外厲害起來

    玉懷珠全身騷癢難耐,當著外人的面,又不好拿手去身上抓,只得憋紅了臉難受的站著。

    她的樣子那里逃得過越羽的眼睛。他也知道這種風疹發作起來,嚴重的可能會死人,輕一些的也是全身難受,不由道:“今日我出來,身邊沒有帶藥箱,姑娘不如隨我去我的醫館一趟,我給姑娘一些止癢的藥膏,再開一副治風疹的藥方吧!”

    說罷,不容她開口同意,已是率先出了門。

    玉懷珠本是有些遲疑,因為她的身份,不太好隨便跟一陌生的男子走。但身上實在癢得難受,再加上她對這個越當家有著莫名的信任好感,直覺相信,他是值得相信的人,于是,跟著他一起來到了無為醫館

    “他親手為我擦藥,還給我開了藥方,另給了藥草讓我回去放在沐浴的湯水里泡澡我給他診服他也不肯要,還說,我的紅疹嚴重他們店里也有關系,因為,店里的伙計在幫我點菜時,看到了我手上的紅疹,沒有提醒我不能食用相沖的菜品,是他們漱玉館太過疏忽了”

    說起這些,玉懷珠眉眼間輕輕漾起最柔軟的溫情,輕輕嘆息一聲道:“五妹,從小到大,我與你,可能是大齊后宮最可憐的兩個孩子。你學會隱忍,我卻是越發的暴躁,因為沒人知道,每當我一個呆在空寂冷漠的如意宮里時,我的心是多么的渴望父皇能給我多一點關愛”

    “這兩年,我隨太后理佛,本已是放下了一切的塵世情緣,

本章未完,請點擊“下一頁”繼續閱讀 >>
(←快捷鍵) <<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>> (快捷鍵→)
马会平码公式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