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612章【繼承者篇】 他的守候(完)(1/2)

作者:零跡
<<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>>

    擎天跟沐曉琳一直到太陽從地平線出來,才依依不舍的從山頂這邊離開了。

    回去路,她沒有再像之前那樣熟睡,看著身邊男人開車時的側臉,她臉那抹幸福笑容更是怎么也收不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擎天,我們真的這樣在一起了嗎?我總覺得這一切像做夢似的,讓我覺得好不真實!”

    “傻丫頭,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我這輩子都不會對你放手,也不會讓你從未身邊逃開的。”擎天在說這話的時候,眼里的堅定神色也跟著浮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唯一牽掛的妹妹已經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了,他也不需要在為她的事情操心了。

    從今往后,他的生命里的女人,只有身旁這個沐曉琳了。

    “林家那邊的事,我已經讓法務部的人在處理了。不過,我也會在林家徹底垮臺時,仁慈的給他們一個提醒,省的他們連自己是怎么‘死’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已經通知法務部了?”

    沐曉琳微微一愣,她一直跟擎天在一起,根本不知道他有吩咐這件事下去。

    而且,他剛才最后說的那句話,似乎是要讓林家知道自己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擎天,我跟他們沒有任何關系,我是我媽的女人!”沐曉琳一點也不想認祖歸宗,在不知道自己身世之前,她是幻想過他們的樣子,但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。

    從林家出來后,她對那家人除了厭惡之外,再也沒有第二張感情了。

    “擎天,別讓他們知道我的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傻丫頭,我說過會保護你,不會再讓任何人欺負你。林牧之想當我岳父的話,得先去地下問問我岳母是否答應!”

    擎天眼神里的那抹殘忍在這個時候清晰的浮現了出來,他牢牢握住沐曉琳的左手,在才察覺到他掌心那片冰冷時,他不自由自在的收了幾分勁,但并未弄疼她。

    他說:“林家,必須為他們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,當年岳母的那筆舊賬,以及他們貪婪的在擎氏集團刮走的利潤,我都會讓他們心甘情愿的還回來!”

    “可我擔心他們知道我的身份后,會忽然跑來跟我求和!”

    沐曉琳想到自己跑去林家時的蠢樣,臉色也跟著難看了起來,要不是擎天忽然趕到,她懷疑自己真的會在車里傻傻坐到天亮。

    “擎天,這是我唯一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擎天在快速回頭看了她一眼后,鄭重其事的對她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既然答應了要給她幸福,不會在任何事勉強她,而她不愿意面對的這些事,他會替她去完成。

    “曉琳,要是覺得累了,在車里好好睡一覺。等到公司后,我會叫醒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坐在你身邊陪著你,我覺得也蠻好的。”

    沐曉琳稍微側了下身,另一只手也在這個時候輕輕覆在了他的手臂,他低頭看著三只手疊在一起的畫面,嘴角的弧度也在這個時候跟著加深了。

    擎天并沒有抽回手,他只是由著她這樣‘玩’著自己手臂,專心開著車子前往公司。

    擎氏集團這邊。

    公司法務在收到擎天發來的通知后,立刻將林氏紙業偷工減料的證據提交給了警方,并將當年林氏夫婦囚禁沐曉琳母親的罪證,以匿名舉報的方式交到了警方。

    整個林氏紙業,包括林家,在擎天一聲命令下,不到一小時便從這座城市消失了。

    沒人知道林家到底發生什么變故,林氏夫婦也在警方拿出他們當年非帶囚禁,并將一名無辜孕婦逼死的證據后,夫妻兩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,連為自己辯解的理由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這件他們隱瞞了二十多年的事,在他們已經忘記它的存在時,警方竟然把證據搜集的如此全面了。

    許茹煙更是怎么也沒想到,當年自己毆打那女人時,竟會被人偷tōu pāi下照片。

    林嘉洛在父母被抓,林氏紙業被查封的時候,整個人像受了很重的打擊似的,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家里,面對著空無一人的大房子。

    忽然,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,快速拿著車鑰匙出門了。

    她覺得,這件事一定跟昨天擎天和沐曉琳有關,否則他們林家怎么會在頃刻間完蛋了。

    而且,她記得擎天說過會給他們時間查清楚整件事的,但他現在竟然出爾反爾了。

    林嘉洛一想到昨天跟他一塊出現的沐曉琳,知道這件事肯定跟他秘書脫不了關系,可當她趕到擎氏集團想要找找沐曉琳時,卻被門口的守衛直接攔了下來。

    沐曉琳和擎天回到公司的時候,他們正好看到林嘉洛在大門口跟保安糾纏的一幕。

    不清楚真相的沐曉琳,在看到林嘉洛時,特意轉開了視線。

    但她身邊的擎天,卻把車開到了對方身邊,并在停下車子的那一刻,迅速搖下了車窗。

    林嘉洛在見到擎天本人時,臉立刻露出了一抹喜色,她也在跑到他車門邊時候,快速將林氏紙業是被陷害的事說了一遍,希望他能念在兩家公司多年合作的份,幫他們一把。

    “林小姐,你有時間在這里大吵大鬧,不如好好給你爸媽請個律師。關于林氏紙業貪污擎氏集團貨款的事,我相信只要你們把漏洞補,律師應該能替他們將刑期減到最低。”

    “可這件事真的跟我們林氏紙業沒關系,你之前也說會給我們三天的時間來處理這件事,你現在不是出爾反爾了嗎?”林嘉洛默默的把擎天說的話記了下來,她一定會想辦法讓父母盡快出來的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暗喜才不過短短幾秒鐘,被擎天接下去說的話,嚇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他說:“林牧之跟許茹煙兩人,當年非法囚禁一名孕婦,并將其逼死的罪名,是永遠也洗不清的。林小姐,我要是你,這個時候不會在這里浪費時間。一旦你父母的罪名宣告成立,你覺得自己還有臉待在這里嗎?”

    擎天面色冰冷的丟下這句話后,重新啟動了車子,在把車子開到公司大門口時,他發現沐曉琳一直看著后方的林嘉洛。

    “你不希望我這樣做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沐曉琳在看到林嘉洛聽說父母殺人時露出的恐慌時,她臉的情緒也變得復雜了起來,她知道自己不該同情他們的,可在他們得到應有下

本章未完,請點擊“下一頁”繼續閱讀 >>
(←快捷鍵) <<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>> (快捷鍵→)
马会平码公式规律